<strike id="yp3jc"></strike>
<dd id="yp3jc"></dd>
    1. <dd id="yp3jc"><track id="yp3jc"></track></dd>

    2. 上博新展灼烁重现: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

      2019年05月01日 12:31 新浪收藏
     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

      来源:上海博物馆公众号

      灼烁重现: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灼烁重现: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

        2019 5.28 → 2019 9.1

        9:00 — 17:00, 16:00后停止入场

        免费开放(每周一闭馆)

        每日限流8000人(额满为止)

        上海博物馆二楼  第二展厅

        01。

        景德镇,明清的瓷业中心

        从元代开始,中国的瓷业中心开始转移到了南方的景德镇和龙泉。到了明代,已成为景德镇一枝独秀的局面。虽然不再像宋代那样有着百花争艳的各地窑口,明代瓷器的面貌仍是丰富多彩、花样繁多,各种陶瓷新产品更是层出叠现、令人眼花缭乱。尤其是明初就建立的景德镇御器厂生产的官窑瓷器,更是独占鳌头,成就非凡: 

        甜白、鲜红、娇黄、孔雀绿……

        苏麻离青、平等青、石子青、回青、浙青……

        永宣青花、成化斗彩、嘉万五彩……

        遗憾的是,在过去的几百年间,一度没有任何人知道15世纪中期,即明正统、景泰、天顺三朝景德镇官窑瓷业的生产状况究竟如何。

        乍一听颇有些不可思议,毕竟15世纪中期正好处于宣德与成化两个制瓷高峰之间。众所周知,历史上称永乐与宣德为青花烧造的黄金时期。在度过了15世纪中期之后,成化朝则因斗彩的空前绝后之作而久负盛名。从艺术风格来看,宣德时期瓷器艺术风格雄健浑厚,成化时期则玲珑秀丽。

      明宣德景德镇窑青花莲龙纹盘  上海博物馆藏明宣德景德镇窑青花莲龙纹盘  上海博物馆藏
      明成化景德镇窑青花夔龙纹碗  上海博物馆藏明成化景德镇窑青花夔龙纹碗  上海博物馆藏

        02。

        15世纪中期,曾经的“空白期”

        但是出于种种原因,从宣德到成化的短短二十余年间的瓷业面貌却始终晦暗不明。于是从上世纪中叶开始,便逐渐有中外陶瓷研究者将正统(1436-1449)、景泰(1450-1456)、天顺(1457-1464)三朝冠以了“空白期”、“黑暗时代”或“Ming Gap”等称呼。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不一而足。

      明正统景德镇窑青花云龙纹大缸  上海博物馆藏明正统景德镇窑青花云龙纹大缸  上海博物馆藏

        正统、景泰、天顺年间的政治极度动荡。1436年,宣德皇帝去世,其长子、年仅九岁的朱祁镇继位,年号正统。1449年,正统皇帝不顾群臣反对,在把持朝政的宠臣宦官王振的怂恿下御驾亲征,结果明军大败,正统皇帝也成了瓦剌的俘虏,史称“土木堡之变”。于谦等人为稳定朝纲,拥立了正统皇帝的异母弟弟郕王朱祁钰为帝,年号景泰。第二年,瓦剌与明议和,正统皇帝重新回到北京,成为名义上的太上皇,实则被禁于南宫。景泰皇帝在位时期,想废黜正统皇帝之子、册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,又因此事始终与朝臣不和。1457年,石亨等人在景泰皇帝因病无力掌控朝局的情况下,帮助正统皇帝重新登上帝位,并改元天顺,这场政变史称“夺门之变”,又称“南宫复辟”。不久,景泰皇帝病死。天顺年间,政局亦屡经变化:先是景泰时期的高官遭遇了大清洗,于谦被构陷处死;随后天顺皇帝又铲除了夺门之变形成的政治集团,开始重用李贤为首的内阁。总之,在这短短的二十年间,明王朝历经了宦官干预政治、边境战争、皇权斗争、宫廷政变等重重危机。

      明正统-天顺青花红彩海水瑞兽纹碗  上海博物馆藏明正统-天顺青花红彩海水瑞兽纹碗  上海博物馆藏

        而政治上的不稳定和常年战争,加之自然灾害与农民起义造成的民生凋敝,无疑对制瓷业造成了影响。宣德八年,朝廷曾一次下令要求景德镇烧造龙凤瓷器44.35万件。而正统年间却让御器厂停烧;景泰年间也有减饶州岁造瓷器三之一的记载;天顺年间甚至还因民生艰难而将原定烧造13.3万余件的数量核减8万件。不仅官窑如此,这一时期还曾屡次下令严格禁止民窑烧造一些种类的瓷器。从中不难看出,15世纪中期政治的动荡、经济的衰退,对景德镇的瓷器烧造产生了不小的影响。

      明正统-天顺景德镇窑青花狮球纹大盘  上海博物馆藏明正统-天顺景德镇窑青花狮球纹大盘  上海博物馆藏

        不仅文献记载不容乐观,实物证据更是如此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此三朝29年中的景德镇瓷器制作情况不甚明了,也不清楚哪些传世器物属于这一时期制作。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官瓷产品不书年款,使得明清文人士大夫和收藏界对此三朝产品浑然不知,几乎无人对之评议和鉴赏。后世陶瓷史家也感到困惑,无法从传世品中区分哪些是这三朝产品。而重要的民窑产品也缺乏断代依据。毕竟墓葬出土的器物并不一定是当时烧造的,也有可能是墓主去世前很久就烧造好后流传使用并随葬的。这确实让15世纪中期的陶瓷作品的特征笼上了一层迷雾。

      明正统-天顺景德镇窑青花婴戏图碗  上海博物馆藏明正统-天顺景德镇窑青花婴戏图碗  上海博物馆藏

        03。

        灼烁重现,揭开历史真相

        那么,15世纪中期的陶瓷面貌究竟如何呢?近30年来,随着田野考古的进展和学界研究的深入,尤其是2014年在景德镇御器厂范围内取得的重大考古发现,使得我们对于“空白期”瓷器的认识已不再是茫然不知。事实是,“空白期”的瓷业生产根本就不“空白”,这一时期的官窑、民窑依旧蓬勃发展、持续烧造,它上承宣德、下启成化,不仅有着继往开来的重要历史作用,更有着绚烂多姿的面貌。

        “灼烁之光,终将熠熠生辉。蒙尘数百年的历史真相即将揭开。”

        上海博物馆与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联合举办的大展“灼烁重现: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”,将全面揭开长期笼罩在“空白期”瓷器上的神秘面纱,重现这一时期瓷业发展的辉煌篇章。

        本次展览汇集了国内外28家机构收藏和出土的280余件器物,将分为四个部分向观众展现正统到天顺时期的皇家官瓷、景德镇御窑厂出土的瓷器及标本、与各地分封藩王相关的产品以及民窑瓷器。值得指出的是,把国内外十五世纪中期官窑、民窑代表性器物大批量集中展出的情况尚属首次。希望通过此次艺术性、学术性、探索性兼具的展览,对正统、景泰、天顺三朝景德镇瓷业发展情况和具有时代特点的产品,有一个总体的认识和客观的评价,较系统的还原这一段历史。

      明正统-天顺青花海水瑞兽纹罐 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(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)藏明正统-天顺青花海水瑞兽纹罐 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(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)藏

     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

     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

     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

      推荐阅读
      关闭评论
      高清大图+ 更多
      香港赛马会平特一肖-香港赛马会研究新型开奖结果-香港赛马会一肖中特